子言。

随手写的一个独奥小日常

如题,一个絮絮叨叨的,很短的日常,大概算是早安吻之类的?
依旧比较烂尾,本来打算开车写成了清水,以后再说吧
具体的相处模式可以参考我挺早以前写的一篇独奥的个人理解?
文笔退化不少求不嫌弃

↓下面是正文↓

罗德里赫在疲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路德维希的床上,昨晚睡在旁边的人应该刚刚离开不久,躺过的地方稍稍下陷着,带了些那个德/国/人身上的温度。

罗德里赫并不是一个对感情十分敏感的人,但这并不影响他察觉到那个年轻人浅蓝色的眼睛里流露出的困惑而又热切的情绪——而路德维希本人似乎都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身边这位兄长产生了怎样的感情,最后还是罗德里赫用实际行动亲自点醒了他。

并不熟悉的床垫和被褥让罗德里赫刚刚睡醒有些迟钝的大脑终于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床边的日历告诉他今天是周末。于是他躺在那里发了会儿呆,在起床和疲惫感之间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最后自暴自弃地把被子向上拉了拉,翻了个身打算再打个盹。

这床可真硬,他闭着眼睛想。

在他再次睡着之前,他听见防盗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和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路德维希鞋还没换就轻轻推门而入,将手中的纸袋放在了床头柜上——他身上带着清晨户外特有的一些味道。罗德里赫再也睡不着了,索性从床上坐了起来,开始换衣服。

“早餐我放在床头了,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就直接买回来了。”路德维希见他醒了,指了指床头的纸袋,有些不大自然地开口寻找着话题,眼睛一会儿看向罗德里赫,一会儿又看向别处。

“没关系。”罗德里赫背对着他开始解睡衣的扣子,柔软的藏蓝色布料松松垮垮地顺着瘦削的肩膀滑下来,露出了昨晚留在肩头微微泛红的痕迹。这时候路德维希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坐在那里很没礼貌地盯着这位兄长的身体,又想起自己昨晚鲁莽的行为,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心想但愿罗德里赫不要觉得自己冒犯了他。

而刚刚罗德里赫显得有些不咸不淡的态度也让他有些许不安。也许是因为罗德里赫的岁数,也许是因为他漫长而复杂的婚姻史,或者是罗德里赫本身性格的原因,尽管两个人已经同居了许久,又是有着相同血脉的兄弟,他仍然觉得面前的人温和却又疏离,让他捉摸不透。

就在他分神的时候,罗德里赫已经换好了衣服走过来站在他面前,衣领照常扣到了最上面,领巾规规矩矩地系在那里,他背着光,也挡住了透过窗户打在路德维希脸上的光线,路德维希抬起头观察着他的表情,却什么也看不清。

“罗德……”路德维希试图站起来,他觉得有些事情他得问个清楚。

“等一会儿。”罗德里赫在他话音未落的时候就打断了他,紧接着路德维希觉得眼前一片黑暗,随后他反应了过来——一个吻,不同于昨晚的,一个不带情欲的温柔的吻。

路德维希能感受到罗德里赫的手在自己的后颈安抚性地摩挲了两下,随后这个吻便结束了。路德维希抱住罗德里赫的腰,将头靠在了罗德里赫的身上。

这应该算是在一起了吧?他在早起带来的困意中迷迷糊糊地想着。

评论

热度(25)